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医药招商网站 >

毛利率堪比茅台!射频领域公司臻镭科技科创板IPO再进一步

  射频龙头卓胜微10月21日晚间披露了三季报,受益产品线多品类布局和渗透率提升,公司业绩再度走高。另一家同行业企业浙江臻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臻镭科技”)近日也更新了前两轮审核问询回复材料,加速冲刺科创板IPO。

  虽然公司近年来经营业绩靓丽,整体毛利率达88.16%,堪比贵州茅台。但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随着臻镭科技所处业务结构市场化程度增加,以及同业公司加入,未来高毛利率或难以维持。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成立至今存在频繁的“代持”行为及股权变动,资本运作令人眼花缭乱。且从臻镭科技与铖昌科技的过往关系来看,两者互作密切,甚至存在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情况。

  臻镭科技主营芯片产品和技术服务业务,主要应用于无线通信终端、通信雷达系统、电子系统供配电等军用领域。其中,芯片产品包括终端射频前端芯片、射频收发芯片及高速高精度ADC/DAC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微系统及模组等,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技术服务业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围绕上述芯片产品的前沿技术和基础技术研究的技术开发成果。

  从公司整体经营情况来看,臻镭科技与卓胜微相似,交出了靓丽成绩单。公司近三年分别实现营收399万元、5545万元、1.52亿元,复合增速达517.2%。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898万元、419万元、7694万元,盈利能力明显提升。

  臻镭科技方面表示,营收大幅增加主要是受益我国军用装备投入持续增加和公司主要芯片产品逐渐定型并且实现批量生产。据悉,臻镭科技成立于2015年9月,早期一直处于技术积累和送样验证阶段,2019年后部分主要产品开始批量生产、释放业绩。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度公司终端射频前端芯片、射频收发芯片及高速高精度ADC/DAC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均贡献1000万以上收入,助推臻镭科技走出孵化阶段。尤其是射频收发芯片及高速高精度ADC/DAC芯片和电源管理芯片快速放量,成为公司业绩高增的主要驱动力。截至2021年6月末,上述两类产品营收占比均达30%左右。

  此外,臻镭科技颇高的毛利率亦引起市场关注。公司2020年末毛利率高达88.16%,大幅高于卓胜微、振芯科技、景嘉微等同行公司(小K注:同期三家同行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2.84%、53.99%、71.75%)。其中,公司终端射频前端芯片毛利率为84.97%,同比提升30.03个百分点。射频收发芯片及高速高精度ADC/DAC芯片达96.17%,毛利率超过贵州茅台。

  臻镭科技方面解释称,公司产品和服务主要为军用领域,军品毛利率水平高于民品,系军品的行业特点所致。一方面,军工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及科研院在向供应商采购时会充分考量厂商的前期投入,定价上敏感程度较低。另一方面,军品的技术含量、质量标准较高,相应其产品的价值含量亦较高。

  “军工行业有它的特殊性,同类产品毛利率会高于民品。且目前在军用射频芯片领域参与企业相对较少,主要为军工集团内部科研院所。”一家中小券商分析师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高毛利必然会吸引其他的竞争者加入,若公司技术上不能保持领先优势、未来行业竞争加剧,高位毛利率难以维持。

  客户方面,臻镭科技主要以国防科工集团下属单位为主,客户集中度较高,近三年向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90.71%、83.92%和74.19%。

  从公司历史沿革来看,臻镭科技及其子公司存在频繁的“代持”行为及股权变动,令人眼花缭乱。材料申报期内,郁发新通过“代持”运作公司,且臻镭科技合计存在3次股权转让和6次增资。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郁发新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公司合计43.49%股权,为臻镭科技实控人。郁发新除了是公司董事长外,目前同时任职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担任航天电子工程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教授,研究方向为射频模拟芯片设计技术、氮化镓和砷化镓化合物工艺技术等方向。

  对于通过“代持”成立公司的问题,臻镭科技回复交易所称:“由于浙江大学在公司设立之时未明确教师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和兼职的具体管理办法,郁发新基于时任浙江大学教师的身份因素委托他人代持公司股权。2019年9月浙江大学出台相关规章制度,郁发新在申报前补办了相关兼职申请手续。”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郁发新除了通过代持方式成立臻镭有限(公司前身)、城芯科技、航芯源外,还与合作方在股权比例及回购方面有约束,或存在“明股实债”的融资行为。

  如在成立城芯科技时,郁发新与荣通二号约定“首轮对外融资之前将城芯科技的股权结构调整为郁发新持股55.00%,荣通二号持股45.00%”;郁发新持股的长兴仙童与长兴金控、和而泰签署《浙江集迈科微电子有限公司投资协议》,约定长兴仙童享有回购期权,股权转让价格为出资对价*(1+持股月份数/12 个月*10%)。

  值得关注的是,郁发新曾合计控制铖昌科技21.00%股权,能够对铖昌科技施加重大影响。虽然2018年和而泰收购了铖昌科技,且郁发新之后逐步出让股权直至2020年7月完全退出铖昌科技。但从臻镭科技和铖昌科技的过往关系来看,两者互作密切,甚至存在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情况。

  二轮问询回复材料显示,臻镭科技与铖昌科技共同参与浙江大学科研项目超3项以上。两家公司有重叠客户达16家,重叠供应商9家。其中,客户B1、客户D曾为铖昌科技客户,2019年后却成为臻镭科技重要客户。

  “郁发新是技术专家出身,在产品研发和技术研究上造诣深厚。但资本运作方面主要是罗雪雪等人在协助筹划,是技术与资本的结合。”一名知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罗雪雪系股权投资机构背景,从公司创立时便深度参与其中。

  对于公司频繁资本运作、与铖昌科技客户重叠以及是否涉及客户转移等问题,《科创板日报》记者与公司内部人士取得联系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回复。2021年我国人民币贷款增加1995万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