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药品招商 >

春立医疗IPO:隐身股东以及亲戚关系复杂 经销商曾因贿赂被判刑

  食补药补、运动健身 青年人加入养生大军...摘马陆葡萄逛南翔老街 嘉定昨推4条夏游,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北京市春立正达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立医疗)科创板IPO已提交注册。华泰联合证券为其保荐机构,拟募资20亿元。

  招股书显示,春立医疗是国内领先的骨科医疗器械厂商,主营业务系植入性骨科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为关节假体产品及脊柱类植入产品。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快报》注意到,河南投资集团以不到1%的间接持股比例,就全面占据了春立医疗的高管席,参与春立医疗的经营管理。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实控人的亲戚在其子公司任职且其子公司的高管还在河南投资集团任职,关联关系错综复杂。

  立春医疗是夫妇持股超六成,在其登陆A股市场之前,该公司进行了大手笔的分红,而且与此对应的是,该公司研发投入的“成果”甚少。最后,春立医疗的授权经销商实控人曾因商业贿赂医院院长被判刑。

  招股书显示,春立医疗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史春宝持有公司32.87%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岳术俊持有公司27.60%股份;两人为夫妻关系,合计持股60.47%,为公司共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然而,穿透春立医疗第三大股东磐茂投资的关系链,可以发现,河南省战新产业投资基金以0.83%的比例出资磐茂投资,从而间接持股春立医疗。河南省战新产业投资基金的大股东为河南投资集团,最终实际控制人为河南省财政厅。

  值得注意的是,河南投资集团以不到1%的间接持股比例,就全面占据了春立医疗的高管席,参与春立医疗的经营管理。

  招股书显示,春立医疗有5家境内全资控股子公司和1家境外全资子公司。这6家子公司中,有5家负责销售春立医疗的医疗器械,但其中只有北京兆亿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亿特)1家公司实际经营。

  截至2020年底,兆亿特总资产1270.13万元,净资产811.23万元,2020年实现净利润368.38万元。但工商资料信息,其高管仅有史春宝和翟建玲两人,参保人数仅有1人。

  兆亿特的两名高管中,翟建玲除了担任兆亿特执行董事和经理职务,还在河南投资集团任职。另外,春立航诺、实跃长盛、琅泰本元、琅泰美康这4家春立医疗全资境内子公司的高管,也均在河南投资集团任职。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春立航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岳术同,与春立医疗实控人之一的岳术俊或为亲戚关系。岳术同同时还在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任职,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的实控人同样是河南省财政厅。

  对此,有业内投资者质疑,在史春宝与岳术俊夫妻二人一股独大的情况下,隐身股东与亲戚关系复杂,是否会导致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受损?

  2020年6月,史春宝、岳术俊夫妇的家族财富曾突破95亿元人民币,踏入福布斯亿万富豪队列。

  招股书显示,在上市前夕,春立医疗连续多年进行大额现金分红,从2018年至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该公司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597.84万元、5831.07万元和1037.56万元。

  招股书披露,春立医疗是一家骨科医疗器械厂商,主要从事植入性骨科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关节假体产品及脊柱类植入产品,其中关节假体产品涵盖髋、膝、肩、肘四大人体关节,脊柱类植入产品为脊柱内固定系统的全系列产品组合。

  然而,从收入构成来看,春立医疗对单一产品的依赖度非常高。首先各类关节假体产品每年要为公司贡献超过95%的收入,而其中最主要的髋、膝关节假体合计就贡献约88%左右的收入,2020年髋、膝关节假体收入占比分别为71.64%和16.62%。

  报告期内,春立医疗整体上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8亿元、8.55亿元和9.3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65.8%、71.78%和9.63%,2020年受疫情影响,该公司收入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同一时期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6亿元、2.37亿元和2.83亿元。

  在细分的关节类市场中,春立医疗以8.96%的市场份额,在国内企业中排名第二、在中国所有关节假体行业企业(包括国外企业)中排名第四。

  报告期内,春立医疗研发投入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7.12%、6.75%和7.74%,看起来似乎与行业平均水平差不多。

  不过,针对骨科医疗器械市场来说,除了研发投入的累积,各国政府对医疗器械企业及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及使用的管理日渐严格是行业最主要的准入门槛之一,国内市场生产需要医疗产品注册证书,国际出口则一般还需要取得欧盟CE认证、美国FDA许可或出口地相关认证。

  因此,骨科医疗器械产品获得新产品许可的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在招股书中,春立医疗也多次提到公司目前已经拥有13项III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形成了一定的市场壁垒,但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来说,仍然是最少的,与其业务规模和构成最为相似的爱康医疗注册证数量达到60个,是春立医疗的4倍有余。

  春立医疗的授权经销商实控人曾因商业贿赂医院院长被判刑。2020年4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新余市创晟商贸有限公司、吴维民单位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一份判决书曝光了一家医疗器械经销企业与院长的权钱交易内幕,同时也牵涉一众医疗器械生产企业。

  判决书披露,2015年年初,新余市卫计委要求全市各大医院医用耗材采购实行“一品一规”。为了能在招标中挤走同行竞争者,增加自己公司在新余市人民医院骨科的业务量,创晟商贸法定代表人、实控人吴维民行贿新余市人民医院原院长邹某,共计230万元。在邹某的关照下,创晟商贸顺利中标了新余市人民医院骨科的“创伤、脊柱”等项目并顺利开展了业务,业务量每年达1000余万元。

  据判决书披露,创晟商贸曾获得春立医疗、林华医疗等十多家医疗器械企业的授权在新余市人民医院销售医疗器械。

  今年5月份,林华医疗IPO上会被否,发审委要求公司说明销售费用率远高于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是否存在变向通过经销商资金回转实现销售等情况;是否存在通过业务宣传费、业务活动费进行商业贿赂或不当利益输送的情况等。

  业内人士发现,春立医疗在上述涉案期间曾与新余市人民医院有过项目合作。2017年3月,据中国江西网报道称,由中华慈善总会与春立医疗联合发起的“春立阳光计划”项目在新余市人民医院正式授牌启动,新余市人民医院成为该项目的定点医院。

  更值得注意的是,劣迹斑斑的创晟商贸数次被相关监管部门采取措施。早在2018年4月,创晟商贸就因在配送期间违反有关规定,而被江西省新余市卫健委取消在该市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的配送资格。

  江西省卫健委2020年1月18日发布2020年第2号公告,创晟商贸及其原法定代表人吴维民因在新余市药品和医疗器械购销活动中,存在商业贿赂行为,因此被列入江西省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

  2020年3月17日,江西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发布通知,取消创晟商贸网上采购配送资格,为期两年。